布比科技蔣海:政府為節點是我國區塊鏈基建的最佳方案

王晟宇 楊鄭君/2021-11-04/ 分類:技術/閱讀:
中國產業區塊鏈需要有一條屬于自己的鏈,一條多方協作的數字高速公路,來承載大規模的應用出現。 ...

中國產業區塊鏈需要有一條屬于自己的鏈,一條多方協作的數字高速公路,來承載大規模的應用出現。
“作為一種新的技術,單獨的區塊鏈,沒法服務客戶。客戶不是需要區塊鏈,而是要用區塊鏈解決自己的問題。”10月29日,布比(北京)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布比科技”)CEO蔣海在接受《鏈新》采訪中反復提及這個觀點。
蔣海是布比科技創始人兼CEO,擁有中國科學院博士學位,其還是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副理事長和北京區塊鏈應用技術協會理事。
布比科技成立于2015年3月,是國內最早專注于區塊鏈技術和產品的企業之一,擁有區塊鏈核心技術專利80余項,軟著60余項。重點運營分布式供應鏈金融業務,開發了“區塊鏈+供應鏈金融”平臺。蔣海透露,截至目前,該平臺管理資產總額已超過400億元,是國內最大的分布式產業金融網絡。
布比科技從2015年開始致力于開發底層技術,蔣海認為,中國產業區塊鏈需要有一條屬于自己的鏈,一條多方協作的數字高速公路,來承載大規模的應用出現。
在采訪中,蔣海認為布比科技最驕傲的地方在于,走出了一條可盈利的經營模式,這在普遍不賺錢的產業區塊鏈當中是罕見的。

布比科技創始人兼CEO蔣海
1
鏈新
從0到1
《鏈新》:進入區塊鏈領域的原因是什么?蔣海:我的專業是計算機網絡和分布式系統,對新技術會比較關注。2015年我們成立的時候,區塊鏈的定義還沒有完全確定下來。但我們認為這種新技術能夠解決多方互信,這件事在傳統的技術中是無解的,但在新技術支持下一定會有空間。
《鏈新》:一開始就有成熟的商業模式嗎?蔣海:那時候并沒有成熟的商業模式,但多方互信這件事情很重要。它可以帶來多方可信的協的,以及數字資產的流通體系。所以,我們就注冊了公司開始做區塊鏈。
《鏈新》:行業能堅持的企業很少,布比依靠的是什么?蔣海:從2015年到2017年,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發底層的區塊鏈技術,這為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好處。也使得布比科技成為中國少數完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底層技術公司之一。隨著國家越來越重視知識產權,尤其是自主知識產權,這方面成為了我們很好的優勢。
《鏈新》:現在有些公司做底層的時候,是修改現有的成熟架構而不是自己開發,你怎么看?蔣海:當然這是更省事的一種方法,企業要衡量從頭開發到底值不值。但一件事你從頭做和沒有從頭做,這個本事和認知水平是有差異的。
《鏈新》:當時做出來的底層平臺有什么應用?蔣海:說實話,成立的時候,我們不知道這個東西能做什么。我們跟各行各業1500多個機構和客戶去交流應用場景和實驗,談了有四五十個場景。我們發現真正適合區塊鏈的應用場景還很少。其中讓產業和金融利用區塊鏈去變成一個多對多的協作網絡,這件事情很有意義。所以,從2017年開始,在業務層上,我們只做產業金融這件事。
《鏈新》:產業金融為什么需要區塊鏈?蔣海:客戶是不需要區塊鏈的,對方是要解決真實的問題。產業需要融資,銀行要保證放貸的安全,這才是真實的需要。只不過要做到這兩件事,需要區塊鏈底層技術實現多方互信。
《鏈新》:在做產業金融時遇到了哪些難點,如何解決?蔣海:我認為區塊鏈公司其實做不了區塊鏈加供應鏈金融和產業金融的,因為你既要懂技術,也要懂產業金融。
第一,在組建公司團隊時,我們一半以上是產業和金融的人,剩下的大約一半是區塊鏈方面的人才,才能滿足用戶的需求。
第二,就是產品的完整性。其實單獨的一個產品,或單獨的區塊鏈都沒法用,你需要把全套的產業金融產品做出來。
第三,就是標桿客戶。也很重要,沒有幾個標桿客戶,誰也不信你。
2
鏈新
深耕帶來盈利
《鏈新》:布比的第一個客戶應用在哪個行業?蔣海:我們第一個客戶是某鋼鐵企業和地方銀行之間的信貸合作。
《鏈新》:他們當時是什么樣的需求找到你們?蔣海:產業金融這個需求很強烈。第一,中小企業融到資,大企業中間能賺利差。第二,上下游日子好過了,你才好過日子嘛。第三,通過數字和科技提升效率,本就是長久的發展方向。區塊鏈剛好能滿足多方互信的需要。
《鏈新》:布比現在開始盈利了嗎?蔣海:開始盈利了,我們現在比收支平衡多一點,目前盈利還不多。
《鏈新》:你們的盈利模式是什么?蔣海:我們服務的客戶主要是大的核心企業和銀行。一是收取初始建設費,會有幾百萬的初始建設;第二是交易服務費,中小企業通過核心企業的平臺來融資的時候,收取千分之幾的交易服務費。
《鏈新》:現在這兩部分哪個占比更高?蔣海:現在初始建設費大于交易服務費,長遠看應該倒過來。
《鏈新》:你們現在給客戶提供的產品是個性化的還是標準化的?蔣海:絕大部分是標準化的,附帶一部分的定制內容。有一套成熟的產品體系,再根據不同的需求做個別調整。
《鏈新》:實現盈利的過程有什么重要的變化嗎?蔣海:我們原來都是技術工程師創業,不太會經營公司。從去年開始特別重視組織能力的建設,我們專門找了一個咨詢公司來提升公司的運營能力。
《鏈新》:布比接下來的規劃是什么?蔣海:接下來三年我們主要是擴大規模,獲取效益。另外,我們現在作為國家級區塊鏈基礎設施“星火·鏈網”的重要節點的建設商之一,正在建設節點。
《鏈新》:布比在哪些方面最讓你值得驕傲?蔣海:一個是確實把區塊鏈跟產業金融結合以后,打造出了完整的產品;另一個是找到了可以盈利的經營模式。我認為布比是中國產業區塊鏈創業公司里面少數找到了經營模式和方向的企業。
《鏈新》:其他企業的模式問題出在哪里?蔣海:絕大多數的區塊鏈企業,會說自己什么都擅長。但什么都擅長意味著什么都不擅長。站在區塊鏈技術角度來說,區塊鏈公司確實擅長,但客戶不只是要區塊鏈,要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3
鏈新
創業是條不歸路
《鏈新》:目前的團隊構成是怎樣的?蔣海:團隊整體100人左右,其中70%是技術開發人員。
《鏈新》:現在普遍認為區塊鏈人才短缺問題很嚴峻,你們招人難嗎?蔣海:工程師都不好招,但我不認為是區塊鏈人才問題嚴峻。寫區塊鏈的代碼和寫分布式系統代碼的性質上是一樣的。我們從來不要求招的人懂區塊鏈,培訓一下就可以了。真正難招的是統籌的人才,他需要既懂技術,又懂區塊鏈,還要懂業務。
《鏈新》:創業過程中你最發愁的事是什么?蔣海:太多了。雖然我們一直以來融資比較順利,但早期也會很發愁,愁的地方在于沒有成熟的經的方向。如果你回答說我是做區塊鏈軟件的公司,但實際上沒有只做TCP軟件的公司,給自己定位很難。后來,在找到產業金融這個方向后,一開始運營也很困難。
《鏈新》:你現在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哪方面?蔣海:一個主要是找人和團隊建設,企業最重要的就是人。第二個就是大客戶和融資。總之,找錢找人。創業是一條不歸路,這件事沒個盡頭。我們工作量還是挺大的。
《鏈新》:有上市的計劃嗎?蔣海:上市算階段性的目標吧。你總得完成一些目標,要對投資者和員工一個交代。
《鏈新》:如果給剛開始做區塊鏈,目前還沒盈利的企業一些建議,你會說什么?蔣海:我覺得是要找一個方向,不能什么都做。我不認為一個單獨做底層技術的區塊鏈公司,能做到很大。客戶真正的需求是全業務的事情。如果你沒有全套方案去解決它過去的痛點,那客戶就不需要區塊鏈。
4
鏈新
中國要有一條自主鏈
《鏈新》:今年國家和各地方出臺了很多促進行業發展的政策,整個市場的競爭環境有變化嗎?蔣海:我覺得今年的競爭環境沒什么太大的變化。主要的變化是在2019年10月,那之后整個社會開始正視區塊鏈,少了很多偏見。
《鏈新》:大家都在做聯盟生態,你怎么看?蔣海:區塊鏈過去驗證下來有好多條路,中國在區塊鏈發展中已經有了很多教訓。第一個就是所謂無主的鏈,也就是像比特幣、以太坊這種公鏈,事實證明它不適合中國的國情。第二個是企業靠自己的能力發起的聯盟鏈,這種方式還是不能避免節點集中的形式,削弱區塊鏈互信的能力。
說到底,國內現在沒有一條屬于自己的鏈,需要有一個國家級的大組網能夠承載接未來的應用,多方協作的數字高速公路。“星火·鏈網”目前就在做這樣的事情。
《鏈新》:是因為布比加入了“星火·鏈網”才會這么認為嗎?蔣海:不是的。我們來想這樣一個問題,區塊鏈最終解決的是記賬統一性的問題,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公鏈成立的原因,在于通過獎勵機制鼓勵所有人記賬。而在國內,情況正好相反,政府作為超級節點大家都會認,政府也有能力去布置節點,我們不需要激勵機制讓所有人記賬。“星火·鏈網”作為國家背景的區塊鏈基礎設施,我認為有能力做成這件事。
《鏈新》:Facebook改名Meta引發很多討論,你怎么看?蔣海:Facebook改名這件事,是他自己的戰略意圖,其實大家有些過分解讀它。他們這樣的公司到這個量級,需要更大的賽道去承載它未來的發展空間。
《鏈新》:怎么看元宇宙和NFT這些熱點?蔣海:元宇宙肯定是未來。但是它不叫元宇宙,可不可以叫數字世界?叫什么名字無所謂。我覺得NFT這個名字并不好,你去問100個人,估計沒有5個人能解釋什么是非同質化代幣。我們認為未來兩個很重要,一個是商品和物品的數字化追溯,另一個就是權益和資產的數字化交易。這個權益和資產的數字化交易其實就是NFT。不管它叫什么,資產和權益流通的事情,肯定是對的。

來源:鏈新   王晟宇  楊鄭君

閱讀:
長按圖片轉發給朋友
世鏈財經_區塊鏈_比特幣BTC_IPFS礦機挖礦_交易所平臺
  • 商務合作微信:juu3644
  • 世鏈粉絲群微信:ssy8364
  • 世鏈JOB:ssy8364
  • 微信二維碼
    Copyright 2018-2021       版權所有       粵ICP備20059285號
    二維碼
    意見反饋 二維碼
    ***码中文在线观看_色综合网熟女性国产_九九热线在线精品视频_中文字幕久精品视频在线观看